导读

  没有一种喜悦表达,比笑容来得更加直接。

  百姓笑容,既是对美好生活的肯定,更是对未来更上一层楼的期待。

  新年伊始,我们走村进寨,寻觅了4张笑脸,4个故事。有乘上电商“快车”的喜上眉梢,有搬出深山的喜气洋洋,有年纪轻轻变身“山药大王”的喜不自禁,有老有所养、老有所乐的喜笑颜开。

  沐浴政策和发展的阳光,他们把喜悦写在脸上,用笑容传递幸福和甜蜜。希望这些普通老百姓的真挚笑容能感动你我,也期待在这片土地上,能有更多的笑脸洋溢。

  有一种笑容是:欣喜

  拍摄时间:1月13日

  拍摄地点:凯里市大风洞乡

  人物:葡萄种植户韩泽锋

  电商发展

  2015年,黔东南州制定出台《黔东南州电子商务发展“北斗”计划实施方案》,电商发展由此风生水起。建设了一批电商产业园、创业园,全州获得电商标识的企业有79家,建成3个农村电子商务县级服务中心和83个村级电商服务站,涌现出了一批农产品电商平台,带动了黔货出山,激活了农村市场。

  葡萄“触网”甜蜜蜜

  本报记者陈丹

  1月13日,凯里市大风洞乡气温低迷,寒风凛冽,却挡不住杉树林村村民韩泽锋忙碌的脚步。

  一大早,他就赶到了位于离乡政府不远的葡萄冷库基地,为冷库门安装刚刚才领到的“保险储藏冷库”的牌子。一通忙活后,他专门定制的第一车果树有机肥运抵了,他又去引导工人装卸。

  一年的辛劳又开始了,但韩泽锋眉宇间却飞扬着抑制不住的喜悦。

  虽然算得上大风洞乡最早开始种植葡萄的人,又从一名葡萄种植大户成长为兴金葡萄合作社的理事,韩泽锋却从未有如此发自内心的喜悦。

  喜悦有两重。

  一重喜悦是,葡萄架下的甜蜜事业从杉树林村起航,从当年的零星种植起步,经历了农户自发种植到政府主导、大力推动的培育发展过程。园区以晚熟水晶葡萄种植为主,目前种植面积达到了3万余亩,成立了3个葡萄专业合作社,杉树林村、孙家寨等核心区村民几乎家家户户以种植晚熟水晶葡萄为生。

  另外一重喜悦是,经历了信息闭塞和灾情带来的销售困难,去年,大风洞乡葡萄产业迎来了“反转”,挂果的1万余亩葡萄种植基地不仅丰收,产量达到了4000多万斤,更创造了销售奇迹。20多天内销售一空,平均价格由每公斤2.6元提至4元左右,销售收入达8000多万元。以杉树林村为例,最高销售记录从去年的每亩6000元提高到13000元,果农收入普遍翻番,农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突破万元,约半数贫困户脱贫。一些撂荒葡萄地的农户开始整理土地,重新种植葡萄。

  作为葡萄种植大户,韩泽锋也品味着这份难得的欣喜。他种植的52亩葡萄,去年收入近40万元,是往年的几倍,由此他又新种下5亩葡萄。他建立创办的兴金合作社成员也由原来的57户增至297户,辐射面积由原来的1100亩扩至3500亩。

  事实上,这样的喜悦并非突发而至,而是有心为之。

  就在去年,针对葡萄销售不畅,部分农户开始砍伐葡萄树,一些葡萄地撂荒,大风洞乡从加强专业合作社建设、加强融资支持、推动农村电商经营、开展宣传营销等方面着手,以园区核心区杉树林村为重点,依托驻村干部开展农村电子商务,形成了“产业基地+专业合作社+电商+农户+驻村干部”的发展模式。

  “以前我们对网络一点都不懂,现在都开始学了。”韩泽锋说,兴金合作社的办公室里已配备了电脑,而合作社的成员更是都换成了智能手机,一亩田网、辣椒网等农产品专卖网站成了屏幕上的主图标,大家还建立起来QQ群,随时交流,发布信息。

  去年8月,在大风洞乡政府的支持和驻村干部的帮助下,兴金合作社建立起自己的葡萄冷库,这对掌控葡萄销售时限,调节销售价格都具有很好作用。现在,合作社正利用冷库买进卖出外地葡萄,进一步增加收入。

  “希望永远在下一年。”韩泽锋说,虽然他们的“葡萄事业”在2015年有了飞跃,产品销售地域已突破凯里周边,延伸至湖南、广西、重庆等地,但更大的希冀还是寄托在2016年,因此大家在经历了喜悦的2015年后,又都乐呵地为2016年忙碌了。

  大风洞乡人大主席杨昌永介绍,今年,该乡还将结合阿里巴巴农村淘宝进一步扩容电商模式,并着手在深加工上下功夫,进一步让农民品尝到葡萄事业的甜蜜。

  有一种笑容是:幸福

  拍摄时间:1月15日

  拍摄地点:岑巩县注溪镇周坪村

  人物:易地扶贫搬迁户杨胜勇

  易地扶贫搬迁

  近年来,黔东南州按照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的目标,大力实施易地扶贫搬迁项目。自2012年以来,该州累计投入易地扶贫搬迁资金27.3亿元,搬迁贫困人口近10万人。“十三五”期间,该州计划实施易地扶贫搬迁21万人。

  搬出深山唱新歌

  本报记者熊诚

  1月15日,久违的冬日暖阳普照大地,让人倍感温暖。走进岑巩县注溪镇周坪村桐子湾移民小区,一幢幢风格雅致、排列整齐的徽派小楼房,干净整洁的水泥道路,房前屋后的绿化带……让小区显得非常靓丽。

  一栋两层楼的门前,主人杨胜勇正和几个村民一边晒太阳,一边聊天。

  “没有易地扶贫搬迁工程的实施,我们也许还生活在深山里嘞。”杨胜勇感叹。

  过去,他生活在大山深处,只有山路不通车,想发展产业却没有条件。靠种点蔬菜和大米,肩挑背驮徒步1个多小时运到山下卖,赚的钱只够勉强维持生计。为改善家里的生活状况,2006年,16岁的杨胜勇放弃了高中学业前往温州打工,这一漂泊就是6年。

  转机出现在2010年。当年,岑巩县开始在该村实施易地扶贫搬迁项目,杨胜勇幸运地成为了第一批搬迁户。

  2012年12月13日,杨胜勇永远铭记。

  这天,杨胜勇一家终于搬出大山,搬迁到周坪村易地扶贫移民安置小区,住进了240平米、两层楼高的小洋房。

  杨胜勇告诉记者,不仅房子漂亮,小区内水、电、道路硬化等配套设施非常完善。此外,还得到了政府15500元的建房补助金,实实在在地帮他们解决了困难。

  搬得出,还要留得住。在村民搬进桐子湾新区后,当地政府通过多项惠农、富农政策,帮助他们大力发展种植业。在2万平方米的桐子湾新区周围,目前已建成800亩思州柚、860亩杂稻制种、300亩中药材、200亩西瓜和60余亩板栗的种植产业基地。

  在产业基地的带动下,周坪村农民人均纯收入已从4年前的1200余元增长到7000余元,电脑、冰箱等现代家用电器已变得非常普遍。

  “搬到新区后,我种植了20亩思州柚,政府免费提供种苗、肥料和技术指导,明年我的思州柚就开始挂果了,按现在市价2元一斤,到时能收入10多万元。”杨胜勇兴奋地说。聪明能干的杨胜勇搬到交通便利的新区后,除了种植思州柚,还通过参加培训当上了水电工,在周边做起了水电活,一月能收入四五千元。

  好事一件接着一件。

  住进了“豪华”新家,又有了自己的产业和不错的收入,姻缘随之而来。

  2014年,杨胜勇如愿与意中人喜结连理。去年9月,爱情结晶的诞生更让杨胜勇一家喜出望外。

  “党的惠民政策太好了,让我过上了美好生活。过完年后,我准备申请办个电商店,专门销售岑巩的农特产品,如今的日子是越来越滋润。”杨胜勇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有一种笑容是:安逸

  拍摄时间:1月14日

  拍摄地点:丹寨县扬武镇敬老院

  人物:孤寡老人王启龙

  社会保障

  2015年,黔东南州城市低保月保障标准提高到451.35元,农村低保年保障标准提高到2590.59元,其中农村鳏寡孤独和无劳动能力人群年保障标准提高到3483元。该州建立了一级重度残疾人托养补助和护理补贴制度,每人每年补贴500元,每月发放80元护理补贴。新增养老服务床位5200张,农村五保供养对象集中供养床位利用率达85%以上。

  敬老院里享亲情

  本报记者陈丹

  1月14日,午餐过后,丹寨县扬武镇敬老院的老人们依然大部分留在饭堂里,墙角的空调吹送着温暖的风,墙上的电视正播放着新闻,老人们边聊边看,还有几位老奶奶做起了编织的活。

  虽然满脸风霜,但60多岁的孤寡老人王启龙精神矍铄:“太好了,天天像过年一样。”说起在敬老院的日子,老人非常满意。

  不仅因为在敬老院过上了安逸的生活,更在于他与这里另外74位老人、12位工作人员组成了一个大家庭,享受着“家”的味道。

  在此之前,王启龙老人生活在扬武镇一个叫红岩村的小山村,自从上世纪80年代相依为命的母亲去世后,他便一直守着两间破旧木房生活,除了几个远房亲戚偶尔走动,孤寂与困苦一直伴随他多年。

  “自己种些田土,有时去打打小工,一年没有几个收入。”老人说,以前饭桌上很少能见到肉类,油水也很少,多以青菜为主,只有逢年过年,或乡亲有酒席时,他才能打打牙祭。岁月如梭,年迈的身躯已不适合再去打小工,王启龙老人的日子越发清苦起来。

  “好在赶上了好政策。”老人说,2011年,丹寨县城的福利院建成时,他就作为孤寡老人住了进去。到了2013年1月,扬武镇敬老院落成,原福利院的老人全部分流到这里,他也成了敬老院第一批入住的老人。

  “到这里的第一眼,就觉得太满意了。”王启龙老人说,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能在这么好的地方安度晚年。

  扬武镇敬老院是丹寨县重点创建的“四星级”敬老院,总投资621万元,有房间60间,床位94张,均按宾馆标准布置,房间内空调、液晶电视、茶水柜、洗浴间等一应俱全。院内还配备有休闲娱乐场、娱乐室、图书室、医务室、健身器材等配套设施。

  安全保卫组、餐饮组、后勤组、医疗组4个专职小组,各负其责为老人们服务。为丰富老人们的生活,这里还组建了义务劳动组、棋牌队、芦笙队、文体队等多个兴趣娱乐队伍。

  丹寨县民政局副局长龙兴荣介绍,在供养资金安排上,敬老院实行集中统一管理,主要生活开支来源为老人们的五保金和低保金,缺口部分采取社会募捐和财政补助的办法解决。

  “平常在院坝里走走,有时还下下棋、打打篮球,这样的生活以前想都不敢想。”王启龙老人说,日子越发舒坦了,自己也拾起了编篮子的活,利用废弃的打包带编织提篮,20元一个,平均两天能编一个,销量挺不错。

  3年的和睦相处,老人们把敬老院当成自己的“家”。

  “你看,像今天这样光线昏暗,走廊原本是要开灯的,但老人们都要我们关了,说要节约电。”敬老院管理员龙兴益说,相处3年,老人们都有了归属感,对敬老院的一切都像家一样维护。

  有一种笑容是:信心

  拍摄时间:1月13日

  拍摄地点:台江县老屯乡白土村

  人物:小微企业主张汉雄

  创业就业

  近年来,黔东南州切实把扶持微型企业作为扩大创业就业、着力改善民生的工作来抓,有序推进个人筹资10万元、政府补助5万元、银行贷款15万元、营业后返还15万元“3个15万元”优惠政策的深入实施,全州微型企业呈现良好发展态势,“十二五”期间,该州共发展微型企业8921户。

  据统计,“十二五”期间,该州微型企业财政补助资金兑现共计32142万元;税收奖励资金兑现共计272万元;4652户微型企业获得贷款,贷款金额共计84645万元。

  “山药大王”八零后

  本报记者熊诚

  1月13日下午,天空飘着细雨,寒风阵阵,记者在台江县老屯乡白土村见到“山药大王”张汉雄时,他正在紫山药种植基地兴致勃勃地查看刚刚种下的“宝贝”。

  “看,这就是我的紫山药基地,前几天刚刚种完种苗,到今年10月份就可以收了。”张汉雄开心地告诉记者,1亩紫山药产量在4000斤左右,亩产值可达2万多元,除去成本9000多元,纯收入可以达到1万多元。去年种的60亩紫山药,让他大赚了一笔。

  “每次想到一下子就赚了60多万,心里不知道有多开心。”张汉雄乐呵呵地说。

  “山药大王”,其实很年轻,才31岁。

  2012年7月,张汉雄从凯里学院毕业后,一心想打拼出一番事业。2013年初,他踏上了前往广州打工的征程。很快,学计算机专业的他就在广州找到了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

  开朗健谈的张汉雄在广州认识了很多朋友,并且结识到一位种植紫山药的老板。张汉雄的诚恳也得到了老板的赏识。2013年下半年,他放弃了此前的工作,开始跟着老板学习紫山药的种植技术。

  半年时间,聪明好学的张汉雄就掌握技术。2013年12月,张汉雄回到家乡发展紫山药产业,力争干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他东拼西凑13万元,于2014年1月开始试种15亩紫山药。张汉雄一边种植,一边通过广州的朋友联系买家,很快就达成了销售意向。

  2014年10月,张汉雄试种的15亩紫山药获得成功,除去投入的成本,还赚了17万元。

  试种成功后,张汉雄准备趁热打铁,扩大种植规模。然而,美好的愿望很快遇到了“拦路虎”,资金不足的现实难题摆在他面前。

  就在张汉雄一筹莫展之时,老屯乡党委、政府得知这一情况,积极引导和帮助他申报微企项目,台江县有关部门很快为他办理了相关手续。张汉雄也顺利地注册了自己的微企——台江县老屯乡临汉药材种植基地。

  “很感谢政府的关心,帮助我申报了微企,享受到‘3个15万’微企扶持政策,让我顺利度过难关。”张汉雄满怀感激地说。

  解决了资金缺口,销路也非常畅通,去年,张汉雄把种植规模扩大到60亩,大获成功。

  “今年,我把种植规模扩大到120亩,等到10月又可以大赚一笔。现在乡里大力发展电商,我的紫山药马上就能搭上电商快车,实现线上线下销售,未来的日子肯定会越来越好。”谈到今后的发展,张汉雄充满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