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贵州手机报 ·投稿 ·96677 ·新闻排行 ·繁体 ·RSS ·ENGLISH ·日本語
关键词:
多彩播报  新闻  评论  专题  策划  宽频  名博  社区  权威发布  社情民意  文化  教育  旅游  公益  健康  娱乐  图片  企业  工业  电商  黔茶  金融  汽车  国内国际
您当前的位置 :贵州日报 > 周刊·专栏·专刊 正文  
古镇芳华:时代进程中的商城互动
2014-10-09 11:07  来源: 多彩贵州网-贵州日报 作者: 王小梅 王尧礼 王小梅  编辑: 李青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 新闻热线:96677 | 投稿

  镇远祝圣桥

  

  核心提示

  贵州的古镇、集镇,在各个历史时期占据着重要的位置,它们地处交通要道,历史人文相对发达,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超前。在对贵阳、安顺、黔东南、黔西南、遵义、铜仁几个县市和集镇的走访中,我们发现,这些集镇已经在现代化的进程中逐渐转换容颜,从历史的脉络中慢慢苏醒,走向以浓厚的历史积淀为基础的现代发展愿景,留下的历史文化资源,成为发展旅游经济的核心价值要素。

  古老与现代和谐共生

  林成英居住在思南县川主宫里已10年了,她们一家拥挤着居住在不到40平方米的小房子里,她想有一天能够搬出这栋老房子。

  川主宫可不是一间普通的民房,400多年前,思南盐业兴盛,南来北往的盐商就入住在这里。

  我们于黄昏时分走进刘家筒子。刘家筒子把川主宫和其他老屋紧紧地联系在一起。74岁的刘淑云坐在老屋前挥舞着扇子驱热,几个孩子看着我们的镜头紧追于后。

  在思南老街区行走,如同行走在历史的深处,满目黑白电影的场景与现实生活差异的陌生。

  路遇百年古井,同路的思南县委干部捧一把甘露,甜甜地喝下。井边人家已经住进了漂亮的白瓷砖房,在这个古井边,这个家族子孙延续了四五代。隔壁,一家做思南传统名小吃绿豆粉的作坊在黄昏时打开了灯,石磨滚动着,推磨的推磨,点火的点火,起浆的起浆,不一会,鲜亮的绿豆粉出锅了。与前一屋相比,这家还在旧宅子里拉动那久远的磨轴。在此,古老与现代巧遇,并和谐为一体。

  街道正中,一座飞檐翘角的宽大四合院刷亮了我们的眼睛。四合院被一堵高墙围了个圈,圈内住着9户人家。78岁的田震英坐在门前雕花的石柱础上,与邻居闲聊。孙女叶逊和几个小娃娃不断打量着我们,几颗小脑袋不停在镜头前晃动。市井人家的生活景象,在这里随处可取。

  思南古城的历史,留在古老时光的记忆里,普通老百姓还住在祖先留下的老建筑之中,在这里看着一个新城日新月异拔地而起。他们也将随着发展规划搬出老屋,住进新居。老屋将成为一个文化历史的符号被小心修葺,在时光中等待参观,讲述古镇辉煌的历史记忆。

  去采访之前,我们听说思南县委、县政府决定把老街申报为历史文化街区,把老屋保护起来,留住自己的历史。

  厚重历史助推民生经济

  明末清初,残明势力先后建立了几个政权,在南明历史上存续时间最长的永历小朝廷曾在安龙古城定都四载,留给安龙浓厚的南明宫廷历史文化。吴贞毓等十八朝臣用生命诠释了忠义的内涵,忠义气节义薄云天,忠义之举世人敬仰。

  “十八先生”之后200年,张之洞随父亲张瑛来到安龙。11岁的天才少年在其代父而作的《十八先生祠堂记》中,抒发了对“十八先生”的敬仰。今天,张瑛为龙城学子添灯油的美谈,仍像一盏明亮的灯点亮十里荷堤。而张之洞在金星山上即席而作的《半山亭记》,被镌刻在金星山上,面对十里自由舒展的荷莲,供今人景仰,有如张之洞《半山亭记》所说:“不志其佳,使花香山翠,淹于野塘,不传于奕世,是贻林泉之愧也。”

  经过积淀与蕴涵,今日安龙在发展文化时正视自己,为自己的厚重找到自信和自豪。位于安龙县新安镇大同路的安龙博物馆前,一幅规划有序的壁图显示“古城”的宏伟广大,眼前的安龙古城立刻延伸到无边无际的遥远之处,那时那刻的古老风景和体验,将是一种别样的文化态度。

  我们在安龙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谢坤的带领下,踏进安龙博物馆,几栋明朝风格建筑巍然屹立,雕龙画凤的屋檐伸向天空,朝着正中的大堂走去,抬头看见明朝十六位皇帝的画像挂在屋顶上方,皇帝经过、还在这里小住的地方,不仅仅是历史的巧合,一定有什么特别的灵性,等待安龙人去寻找。

  安龙是贵州省中惟一有宫廷文化的县,发现和运用好这一点,宣传安龙历史文化的手段和载体就具有创新性和独有性。

  安龙博物馆里,贵州安龙民族手绣工艺有限公司请来当地苗族刺绣者展示自己的文化,两百多个苗族妇女为公司打工,她们每月用心绣两三条手工领带,把爱和信仰放在刺绣的真实生活中。她们谁也想不到,原来穿在身上的日常服装,手上的“活路”,能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游客来到安龙,都要带走一两条刺绣领带作为馈赠好友的佳品。以传统技艺为生计手段,当地苗族妇女不用离开故土抛家离子到沿海打工,就能维持家庭日常开支。

  龙远亮家住洒雨镇陇彬村二组,我们等了一会儿,看着他带着织锦走来,开始飞针走线,俨然眼前就是整个世界。他很乐意向我们展示从画上临摹出来的新作绣品,对刺绣带来的生活充满向往之情,每月收入900多元。他已50出头,尝试设计一些新绣品,把龙、虎、仙鹤和古时候的人物故事等图案纳入刺绣图案里,期望有人欣赏,找到更多的市场。

  历史记忆更新地域发展

  安顺不仅要拿出城市建设的最新成果,还要展示出这座城市有着600年历史的神韵。

  东起王若飞中路,西至若飞北路,中华东路以北,若飞北路以东,清泰庵、人民路以南,到文物保护单位王若飞故居和灵泉寺,总面积35.11公顷的安顺历史文化街区,囊括安顺文庙、武庙、王若飞故居、西秀山石塔以及大批明清古建筑如戴家大院、邓家老宅、凤仪书院等20多处古迹。这一切,显示着这个城市申报国家级历史文化街区的实力。

  明朝洪武十四年朱元璋为开疆拓土巩固边陲,派征南将军傅友德率30万大军征讨坐镇云南的元梁王。战争平息后,安陆侯吴复奉旨在阿达卜择地建起了有高墙门楼的城市--普定卫(即今安顺城)。随之,“就地屯田养兵”,以军事建制围地建寨,逐步形成了星星点点的屯堡村落。

  原名为东门坡的街道,为明清时期安顺商业最繁华的地方,如今,商铺的店面还在,石板路,双重屋檐的老房子一间间罗列在街两边,典型的屯堡建筑“丰韵犹存”。古籍记载:“安顺府城围九里,环市宫室壮丽宏敞。人家一白石为墙体,石片为瓦。估(贾)人云集……”

  小十字我们走了很多次,从来不知道这商铺后还有这么些好去处,阳光打在戴家老宅的朽木上,昔日的繁华早已流逝,但老建筑的古风古韵犹存,给人无限遐想。

  作为安顺市历史文物街区的见证人,东京大学建筑学博士张松说,城市是一部真实的人类文化记录簿。如同生活的多彩缤纷,城市的空间也不会“千篇一律”。不能只有现在没有过去,本身的多样性就意味着完美。那些富含着历史价值的旧厂房仓库,其独特个性是其它任何建筑都无法取代的,城市缺失了它们,就是一种文化的放弃。

  古镇烟火融入现实观照

  沿着黔北四大名镇之一的“打鼓新场”古盐道的踪迹,我们踏着清风去探寻留在田野山间的文明碎片。

  敖家坟石刻,题材广泛,刻工精致。石刻大多选材于历史典故或神话传说,临摹神物或是大自然的种种物象,或庄严肃穆,或诗情画意,让我们在其中找到天、地与人的连接,也同时觉察到“不变”与“变迁”。而古代战争故事和兵马图像,似乎又让我们回到尘土,回到疆场,看那里的厮杀与拼搏,在摄人心魄的纷飞中望向大地。

  据金沙县文物管理所负责人介绍,整个墓群运用千余人物,近百匹马,动植物体30余种,花纹图像50多类,形成人物、动物和风物相间构作的画面,惟妙惟肖,生动细腻,主题突出,而对历史和遥远异邦的想象,也自然而然隐藏其中。

  从金沙县城到西北线,古盐道文化线路上,可见打鼓新场、骡马街、赵氏民宅、敖家坟、清池江西会馆、契默土司庄园等,与相邻的七星关区大屯土司庄园一道,在现代交通变道后,一起被遗忘进深山里。而当文化大繁荣的山雨欲来,金沙县又开始捡拾起这些文化珍珠,捆绑起全县102处文物景观,一起申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作为金沙文化传承之根和旅游发展之魂。

  金沙县罗马街盐号在罗马街一条僻静的小巷子里,形态类似北京的小胡同。住在盐号的老人林玉高86岁,他热情地邀请我们去家里坐。老人介绍说:“这个院子是当时最大的一个盐号,周围一共建了四个大盐仓;罗马街是一条青石铺成的繁华街道。”

  据老人说,他和老伴上世纪六十年代就搬来盐号大院,至今已经住了40多年,从来没有离开过。父亲从四川迁居到这里当帮工,就此留了下来,成为房子的主人。

  现代化进程中,文化在交融和互动中产生了多样的形态和新的样式,在文化发展的欢歌下,金沙县每一个文化细节都在被捡拾和再发现,与当前文化发展从政府到民间的诉求相呼应。

  记者手记古镇亮新姿

  极其古老的旧街老巷子和繁华现代的白瓷砖高楼,咫尺相隔,一墙之隔。这边是老城,那边是新城,时光在古城和新集镇的交替中行进。随着新旧交替的历史脚步缓缓前行,古老与现代和谐交织在一起的美丽画卷,在我们眼前慢慢展开。一边是年轻的新城,正在朝着阳光的方向蓬勃发展;一边是古老的旧街,象征着古镇的历史。年数已久的街道,无数老楼阁高高翘起,伸展向天空。

  贵州建省之前的对外交通,构建了镇远古城的厚重历史。镇远因水路的发达,自古就备受历朝统治者重视。唐朝皇家曾设镇远为“氵舞州”,相当于现在的省一级政府。北宋年间大理段氏曾起兵反宋,一直打到如今的贵阳,朝廷随即派大军镇压。当时看守镇远的田氏家族领命作为前锋,为皇帝平乱。田氏善战,迅速败大理军队于贵阳。皇帝大喜,赏田氏世袭管理镇远,并封其首领为“贵州防御使”。这是在中国历史上,“贵州”二字第一次露面,远远早于建省600年的历史。

  先祖们将河滩上的石块挑选、排列,用来铺路、建房。东北武夷山脉与西北苗岭山脉的优质木材,也被源源不断地运到镇上。越来越多的商旅开始从水埠上岸,在随后的漫长岁月中,逐渐打造出一个个商业中心,各种口音、风俗、装束、宅邸、花园、私塾接踵而至,这片“隐秘”的土地开始与世界相连。1902年,日本考古学家鸟居龙藏于上海乘船到达镇远。他考察了整个西南的民情后感慨,除了成都和镇远,中国西南地区的发展水平暂时只能算作乡村。镇远过去的繁华,都沉淀在一个古典古镇的烟火之上。

  像镇远这样的古镇,散落在贵州各个时期发展过程中,水路交通的重要枢纽之上。贵阳、遵义、安顺、镇远、思南、赤水、沿河、独山、黎平、锦屏,以及黔北四大商业古镇等,经过长期积淀的古镇人文历史是超越时空的,可以反映某一民族、某一地区及某一历史阶段特征、物产、经济、历史史实(事件或人物)、生存范围、历史变迁、宗教信仰等文化内涵和记忆,是一个地区文明程度的缩影,折射着城市文化底蕴和气质品位,是人们日常生活中须臾不可或缺的情感链接和记忆。

  城镇要保护,也要不断创新,充分发挥其资源优势,促进经济的发展,服务社会。城镇发展是一个城市发展的基础,保护古镇不妨借助现代城市发展理念,推动古镇国际化遗产保护的同时发展旅游经济。这样不仅能够保护好城市的古镇、古街道,避免“千城一面”,在发展经济的同时,不丢失古老的历史记忆,造福子孙后代。古镇的保护和发展,恢复它的历史记忆,就是让城市文化的“血脉”源源不断地向未来岁月流淌,从而滋养着生兹在兹的民众,滋润着人们的忆旧情怀,一个侧面闪耀着一个城市独特的内在品格和气质,激活他们现代生活的激情和活力。

作者: 王小梅 王尧礼 王小梅  编辑: 李青  
返回首页
相关阅读
黄平·旧州古镇历史文化风情展在京开幕   2005-09-17
 
 
新闻推荐
专题策划
国庆贵州游手册:玩转农家乐
国庆贵州游手册:带你一起泡温泉
国庆贵州旅游十大去处任你选
【本网策划】“舌尖上的贵州”
爱尔眼科寻找高度近视活动开始
品贵州秋韵 感悟山水秋情
那些年我们一起拍过的“合照”
哪些国家和地区说去就能去?
新闻排行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营业执照: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黔)字001号